推广 热搜: 论文  考试动态  免费  工程类  自考报名  一级建造师    房地产估价师  自考成绩查询系统  一建资格证书领取公告 

满族婚俗文化略论

   日期:2021-07-28     来源:www.giantgreat.com    作者:未知    浏览:816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文化变迁研究一直是中国民族学所研究的问题之一,也是研究中国民族问题的内容之一,通过对辽宁、吉林、黑龙江与内蒙古自治区等地的满族聚居区做了全方位深入的考察调查,大家对于现阶段满族文化的保存、保护有了比较了解的学会和认识,对满族文化的近况及进步有了新的考虑。

1、物质文化的变迁。

物质文化也称之为物态文化或显形文化。满族传统物质文化如服装、饮食、居住等伴随年代的进步,已经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1.满族传统服装被现代服装取代。

作为物质文化的一部分,服装文化是很容易随生产生活方法的转变而变化的,文化的整体变迁总是都是最早有服装的变化表现出来的。满族传统服装主要包括长袍(统称旗袍)、马褂、马甲、套裤、兜肚、靰鞡等,满族男子多带瓜皮帽,女人多为扇形冠,即俗称的“旗头”。这是因为满族先民长期生活在白山黑水和林海雪原的广袤大地上,四季分明,冬天较长,自然环境和生活条件与渔猎和采集为主的生活方法决定了他们服装的用料和款式。但在今天,这部分传统服装已经非常难觅得踪影了,在大家的调查过程中,大家只在本溪满族自治县的一户老人家见到了以前留下的灰色粗布长袍,但当时这件长袍已经被老人剪成两段,筹备做坐垫,让大家感觉很可惜。据大家知道,在新宾腰站村还有少量的满族传统服装,但也多放于衣柜中,平常极少有人穿,只在节日等表演节目是会穿。据吉林乌拉街镇韩屯关秉正老人(男84岁)介绍,他小时候是穿满族长袍的,村里的满族人家条件稍好些的都穿满族服饰,妇女穿旗袍。但目前,大家基本都是以汉族服装为主了。只不过比较值得一提的是,满族的旗袍经过持续的改良和审美价值的开发,已经成为合适现代人穿着的服装样式,不只让其他民族的同胞喜欢同意,更是具备国际知名度,成为中国服装的标示之一。但这并不可以改变满族传统服装已经渐渐被汉族服装所取代的事实,传统服装已经成为只能在博物馆展出的文物,成为历史的标志。

2.平时饮食结构与汉族基本趋于一致,民族特点食品地域化。

饮食习惯是一个民族非常重要的风俗之一,也是体现民族特点和风情的要紧表现形式之一。满族世居东北,地理条件、气候条件等是满族形成了我们的饮食特征和习惯。偏好粘软甜酸、口味偏咸,喜食野味,忌食狗肉等,伴随生产生活方法的改变,满族在平时基本的饮食结构方面也和以往不同,以前满族多种植黍、粟、糜子、高粱等,目前,满族的主食多是都是以大米、白面等为主,和汉族基本一样。传统满族饮食是忌食狗肉的,但目前不少满族并不在乎这点,甚至不知道,就这一点大家在调查中做了比较,大家发现内蒙的满族知晓忌食狗肉这一风俗的极少,相比之下,吉林满族和辽宁满族对这一点知晓的人明显多一些。不过,即便是知晓这一点,不少满族人还是会吃狗肉。传统的饮食风俗并不会约束他们的饮食选择。

但,满族的特点食品并没彻底消逝,特别在东北区域,它依旧存在大家的餐桌上,并且成为东北各族人民都非常喜欢的食品,形成了地域化的饮食特点。满族喜食的粘食,如苏子叶饽饽,粘火烧、粘豆包,还有酸汤子,都大伙的喜欢的食品,萨其马更是最为驰名的满族糕点。

3.满族传统房子日趋现代、新潮。

满族传统房子有三大特征:口袋房、落地烟囱、蔓子炕(万字炕)。另外,传统满族房子西炕不住人,通常在西墙供奉祖宗板。伴随经济的进步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满族人民住进的楼房或者新式平方,内部装饰愈加新潮,东西炕也都住人了。伴随老人的去世,年青一代祭祖意识淡漠,在西墙供奉祖宗板的传统也就少了。满族与汉族居室没太大不同。当然,传统的房子虽然不再作为居住用,但在新宾、本溪等满族自治县,与吉林等地还依旧能看到一些如此的老宅,但它们基本已经不再作为平常居住的房子,而是被闲置做仓库之类。它们作为社会进步的见证,成为一种历史的遗迹。

通过这三方面物质文化的考察,大家可以如此觉得,满族传统物质文化大多数因为已经不适应现代社会的进步,不可以非常不错的融入现代化价值体系,因此已经伴随社会演变而变成了历史,即便有一部分物质文化如旗袍、饮食等伴随文化的交流而成为地域文化,仍能发挥肯定的影响力,但从大体上说,满族传统物质文化已经呈现出“历史化”的特征。

摘要:文化变迁研究一直是中国民族学所研究的问题之一,也是研究中国民族问题的内容之一,通过对辽宁、吉林、黑龙江与内蒙古自治区等地的满族聚居区做了全方位深入的考察调查,大家对于现阶段满族文化的保存、保护有了比较了解的学会和认识,对满族文化的近况及进步有了新的考虑。

关键字:满族;传统文化;文化变迁。

文化的变迁是一种正常状态。通过文化的更迭变迁,原有些旧的文化形态才能进步与更新。[1]文化变迁对于人类社会生活的进步和进步有着巨大的意义。通过对辽宁、吉林、黑龙江与内蒙古自治区等地的满族聚居区做了全方位深入的考察调查,大家对于现阶段满族文化在物质文化、精神文化与规范文化的保存、保护方面有了比较了解的学会和认识,也有益于大家以后对满族文化的进步方向和渠道也做出更新的判断和考虑。

注:

[1]参见司马云杰:《文化社会学》,山西出版社,山西教育出版社,太原,2007。

[2]参见曾武、杨丰陌主编:《满族民俗万象》,第22-34页,辽宁民族出版社,沈阳,2008。

[3]参见张佳生主编:《中国满族通论》,第300页,辽宁民族出版社,沈阳,2005年。

[4]数据参见刘正爱:《黑龙江三家子村追踪调查》,《满族研究》,2009年01期。

[5]参见张晓琼、何晓芳主编:《满族———辽宁新宾县腰站村调查》,云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

[6]《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地典礼》,卷1,载《辽海丛书》(五),第3103页,辽沈书社,1985年。

3.萨满和祭祀文化趋于模糊。

满族的宗教信仰表现为,早在其先民时期就信仰原始多神教———萨满教,它是打造在渔猎经济基础之上的,是原始的渔猎经济的世界观的一种反映和产物。它包括自然崇拜、植物动物崇拜和祖先崇拜。它最具特征的是:介于人和神灵之间的使者———萨满。满族萨满信仰表目前满族社会生活的很多方面,满族的婚丧嫁娶、生育居住等方面都要进行萨满仪式。传统满族的生产、军事行动中也必须要进行萨满教的宗教仪式。不只于此,萨满还渗透到满族文化生活,萨满教宗教活动中的神歌、跳神等等动作对满族的说唱、歌舞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促进了满族文化艺术的进步。对于满族来讲,萨满教不单单是一种宗教信仰,而是早已形成了是满族特点的萨满文化。

伴随年代的进步和文化的变迁,纯正的满族萨满教信仰已经渐渐演变为一种风俗了,只有个别满族风俗较浓郁区域的少数老人还信奉。像新宾县腰站村的主要信奉狐(狐狸)、黄(黄鼠狼)、长(蛇)、蟒、柳(柳树)、榆(榆树)等[5],平常遇到事情或有心愿都会祈求护佑。但对于大部分满族来讲,萨满信仰已经是历史,甚至是没听说过。在大家的调查对象中,有宗教信仰的满族人多选择佛教或者基督教。不少家庭为求发达,都会非常真诚的祭拜财神。对他们来讲,拜财神远比拜一些动物植物的仙更实质。至于萨满,在大家调查的这部分满族聚居区,基本已经没真的的萨满了。吉林是对萨满挖掘研究较突出的省份,但根据长春大学萨满文化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尹郁山老师的说法,即便在吉林,现在已经没一个既能唱又能跳及完成祭祀的满族萨满。原来全省有上百个萨满,目前只有2个。而且还不可以完整的表演下来,唱的神曲都不完整。可以一定的说,萨满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目前,大家还会在一些旅游景点看到萨满舞、和萨满祭祀等表演,萨满已经成为了一种推广的节目而已,但这部分萨满表演的水平参差不齐,层次较低,大部分表演都将萨满变成了跳大神,紧急歪曲了萨满的本来面目。

祭祀是满族另一个要紧的古老风俗,无论宫廷和民间都十分看重。《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地典礼》云:“我满洲国,自昔敬天与佛与神,出于至诚。故创基盛京,即恭建堂子以祭天,又于寝宫正殿恭建神位以祀佛、菩萨、神及诸祀位嗣……满洲各姓,亦均以祭神为至重。虽各姓祭祀皆随土俗,微有差异,大端亦不甚相远。”[6]满族自皇帝至平民都看重祭祀,满族祭祀多种多样,祭祀对象也不少。到了现在,满族的祭祀对于大部分满族人来讲已经不是那样要紧了,在大家走访的满族家庭中,目前还能维持祭祀形式的凤毛麟角,比较内蒙、吉林、辽宁三省,在内蒙大家做的是城市的满族人,他们之中没一家进行过祭祀活动。吉林乌拉街的满族祭祀是比较正式的,尤其是到了龙虎年,结合修谱的仪式,家族祭祀就愈加隆重了,不少子孙都会回来,从三十到十五,一块祭拜祖先。譬如老关家就是这样。在关秉正老人的主持下,祭祀都会如期举行。辽宁是满族大省,但相比吉林,在家族祭祀的典型性方面是不及的。事实上是,满族祭祀的仪式大大简化了,通常都是三十摆好贡品,有谱单子或者匣子的家庭将之摆上,家族的人会聚集到一块拜祭,直至十五将之收起。通常也不需要所有家人都到,有的家的祭祀就只不过供奉的家庭成员参与,其他家族成员都不参与。

从大体上说,无论是萨满还是祭祀,程序的极度简化、大家观念的淡漠、甚至遗忘都是不争的事实,它们作为最能显现满族民族精神和民族内涵的代表文化,其进步变迁也充分体现了满族文化的变化。

2、规范文化的变迁。

规范文化也称之为隐形文化,介于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之间,是物质文化的反映形式和精神文化的物化形态,社会的法律规范、政治规范、经济规范与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关系准则等,都是规范文化的反映。在文化体系中具备相对稳定性。满族传统的规范文化伴随“五化”社会的进步,确实与以往的满族传统社会不同。这里大家主要剖析满族传统婚姻观念、结婚典礼形式的变化和家庭结构的变化。

1.通婚范围扩大,结婚典礼形式简化。

满族自皇太极当政之日起,就严禁家族内婚,严禁童婚,但通婚范围仅限于满与满蒙等族之间,禁止与汉族通婚。顺治是开始允许满族通婚,此后满族通婚的对象范围愈加大,基本没太多限制。在今天,满族对于通婚对象的选择也更为自主,也是倡导恋爱婚姻自由的。在大家调查的189份有效问卷中,对于配偶民族问题得到了有效答案是183份,其中配偶为满族的有110人,其他民族为73人,而对于“对于你的配偶民族的选择家人上面态度”这个问题,遭到的有效回答是72份,其中选择很支持的是5人,选择支持的是19人,选择不支持的仅有1人,而其余47名调查对象均选择的是不支持不反对。从中大家可以看出,民族成分已经不再是满族择偶的主要标准,不少满族人都觉得,在民族大融合的今天,只有自由的通婚才有益于民族的团结和满族自己的进步。满族传统的结婚典礼仪式同这个民族的生活环境、信仰崇拜和存活方法有直接的关系。仪式的程序非常繁琐细密,包括迎亲、送亲、插车、抱轿、拜北斗、跨火盆、接盖头、看新娘子、搭帐篷、坐帐、拜席、喝交杯酒、吃子孙勃勃等[2],这部分仪式不只繁琐,而且耗资也不少,一些家庭经济条件不是非常富裕的,也只能办一部分仪式,而不可以全部办完。伴随年代的进步进步,满族的结婚典礼仪式也简化了很多,出来基本的仪式如相亲、定日子、典礼等形式以外,其他仪式已近极少见了。在大家调查的地方几乎极少见到传统结婚典礼,青年也都不想办,感觉太“老气”。大家在桓仁满族自治县木盂子镇仙人洞村采访,一位72岁姓张的男子告诉大家,他那个时候结婚还是穿长袍马褂的,还有骑立刻轿,带铜镜跨火盆如此的形式,新人会到祖坟转一圈。当时村里人结婚都如此,村里还有专门租服装的地方,不过目前已经没了。

婚姻观念的转变和结婚典礼仪式的简化可以说是年代进步的势必,文化的变迁就是会将旧的、不合适新年代文化体系的部分淘汰掉,换之以新的内容。只有体现年代的需要才能更好的继承延续一个民族的文化。

2.核心家庭为主,家族观念年代化。

传统的满族家庭分为氏族、家族和个体家庭,其中,氏族(即哈拉)是大的血缘集团,通常成为氏。它的主要标志是姓氏。而家族(即穆昆)是血缘关系较近的血缘集团,其成员总是居住在同一地域,彼此之间的联系和家族内部的约束力必氏族要强。过去,在东北等满族聚居地,满族聚族而居的传统一直维持着。家族中均以辈分别长幼。通过全族成员选择一个德高望重者为首领,称为族长,满语叫穆昆达。族长在家族之中,总是具备较高威信,拥有非常大权利。他可以裁定族中有关修谱、祭祀、婚丧、分家、过继、纠纷等各种事情[3]。但伴随经济的进步,大家生活方法的转变,加上社会基层组织的打造和健全,满族这种族长和家族功能的职责不断衰退,大家的家族观念也在不断淡漠。大家收购的问卷中,对于“家族是不是还有族长”这一问题,有187份有效回答,其中家族还有族长的有27人,而这27家的族长真的履行族长职责的几乎没。大家在吉林乌拉街镇韩屯访谈的关秉正老人(84岁、男),据他讲,他过去就是家族的穆昆达,目前会组织家族的祭祖、修谱仪式。但像他如此的穆昆达愈加少,不少青年甚至不知晓啥是穆昆达,更谈不上知道自己家族是不是有穆昆达。,对于“你觉得家族还有必要设立族长吗”,选择“很有必要”的有5人,选择“有必要设立”的有46人,选择“没必要”的120人,“没想过”的15人,超越64%的人对族长说不,包括关大爷自己都觉得族长已经不是那样必要了,目前都各过各的。这两项调查充分说明了族长和家族几乎已经推出了历史舞台,目前的家庭多是核心家庭,他们对家族没更多的需要。他们没一同的敌人需要家族团结应付;有了纠纷也是通过司法部门协调解决;以前由族长判定所有的状况,也伴随现代多种价值观的渗入而改变。

满族对于家族的需要淡了,但不等于满族的民族意识没了,通过对满族对于修立家谱的态度大家就能看到,对于“你觉得是不是有必要修家谱”时,选择很有必要的有21人,选择有必要的是75人,两项加一块超越了50%,与对于设立族长的态度截然相反,不少满族人表达了对于修家谱的看重,他们觉得,修家谱可以延续家族的历史,也是对后代一个非常不错的民族教育过程。从中大家可以看出,虽然不少满族并不想回到以前的家族日常,更想选择过我们的生活,但这不意味着他们遗忘了满族的历史和我们的家族,他们在选择更有个性的生活方法的同时,也会兼顾对于家族的延续,只不过这种延续的方法愈加年代化,愈加自主。

3、精神文化的变迁。

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一样,它也是由大家在平时的日常概要出的经验理论。具体的表目前人的伦理道德、对美的事物的感受、对于艺术的品位和大家的精神世界的追求。对于满族来讲,它的精神商品是值得关注的,无论是满语满文、民间文静、文学、宗教信仰等都极具民族特征,是满族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瑰宝,只不过伴随“五化”的进程,伴随社会生产力的提升,满族的这部分精神财富也发生了不可防止的变迁。

3.传统民间艺术焕发新的生机。

满族传统民间艺术是极具地域特点和民族风情的,它是满族先民的智慧在生活劳动中的结晶。

和其它精神文化不一样的是,满族传统民间艺术在新的时期并没完全没落,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有了新的进步,像满族秧歌、剪纸、满族民间故事、说部等都表现出了这种进步生机。

以满族秧歌为例,秧歌是满族每逢上元夜或遇有喜庆之日,官兵一致、军民一体的同行歌舞。

它来自于满族舞蹈。抚顺新宾的地秧歌一直充满这满族色彩,因此被成为“满族秧歌”,也叫“鞑子秧歌”。虽然经历了280年的流传,已经和刚开始的秧歌有了差别,但其中的满族风格还是非常明显的,《打猎舞》《笊篱舞》等都是颇具满族风情的。因此,新宾地秧歌被评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又譬如满族说部,满语称为乌勒本,是指由满族民间艺人创作并传讲的、旨在反映历史上满族人民征战生活与情感世界的一种长篇散文体叙事文学。因其体式与汉族民间艺人的说书比较接近,每部书可独立讲述,故称“说部”。它是满族传统的民间口碑文化遗产,其主要包容两大宗内容:即广藏在满族民众中之口碑民间文学传说和谣谚与具备独立情节、自成完整结构体系、内容恢魂的长篇说部艺术。它是满族口碑文学艺术文化遗产,堪称民族文化的精粹和古卉,2006年网络情人节,满族说部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是对满族这种珍贵的民间文化的效果最好保护。宽甸、新宾等挖掘出版了满族歌谣、故事集,吉林对现在健在的10位说部传承人讲述的说部进行了记录和整理,打造了包括文字、声音、图像等多方面的档案资料库。现在,已采集了35部说部。而作为满族说部抢救与保护项目第一阶段的成就,已经整理成书稿并计划出版的有10部,包括《红罗女的故事》、《比剑联姻》、《女真谱评》、《金兀术传》等。

另外,满族剪纸、满族民间故事等也都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对满族文化的一定,也是对满族文化有效的保护。相较于满族其他文化,满族的文化艺术方面的变化是朝着积极的方向进步的。

通过上述调查考察,笔者觉得满族文化的变迁是新的文化特质的增加和旧文化特质的改变、降低,从而使文化结构发生了变化,产生了文化体系整体性变化,知道了文化变迁的近况后,找到促进文化发生变化是什么原因,从而探寻文化变迁的规律,才能是满族传统文化的进步更适应新的历史时期的需要,适应国内民族文化事业进步的需要。

1.满文、满语不再是交流工具。

语言文字在肯定的历史时期内是一个民族的外在表现之一,满语满文是满族历史上用过的语言文字,清代历代君王都力图大力推行学习用满语满文,但满语文之于汉语文来讲是在是太弱势,特别是满文,自创制之日起,它的竞价就是在汉文的层层包围下拓展的,它的衰微也就是可以预见的。对于口头交流的满语来讲,虽然它的群众基础在历史上愈加广泛,但伴随满族和汉族的接触愈加多,社会愈加呈现出开放性,原来一些满语说的较好的区域,目前会说满语的人也是寥寥无几了。

譬如黑龙江三家子村,在1961年时,全村在不同程度上能说满语的有355人,其中满语最好,汉语非常笨,有时甚至听不懂汉语的有58人。满语汉语都熟练,在家基本多用满语交流的有108人,而到了2002年,全村可以流利的说满语的仅有3人,能听懂并说大多数满语的人有15个。[4]目前会说满语的人,除去少量从事满语文满族研究的学者以外,一些满族聚居区的极少数居民会说如“阿玛”(汉语意为父亲)、“讷讷”(汉语意为母亲)如此容易的词,其余绝大多数满族是不会说满语的了。在大家调查的189份问卷中,本人会满语的只有吉林乌拉街韩屯的关秉正老人,几乎所有些的被访问者都是一个人满语词都不会说的。满语确实已经走出了历史的舞台,逐步被边缘化,已经不再是满族的交流工具,更多的是作为满族和满族文化研究的工具而出现。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